星期四, 11月 02, 2006

最後武士 (The Last Samurai)



不可否認這部片子畫面拍的相當水準之上, 即使是戰爭場景, 鏡頭卻運行的如聖歌般流暢, 可惜影像太過唯美夢幻, 很容易讓人有煽情的聯想. 電影的故事背景是日本明治維新時期, 保守勢力與新政對抗的[西南戰爭]. 導演對武士道近乎諂媚的崇拜, 並沒有引發亞洲鄰國抵制的雜音, 似乎也說明了現在的日本在大家的眼中確實已轉化成以經濟為主軸的國家, 軍國主義的恐慌並未因電影被挑起, 自然證明導演在處理武士道的題材相當成功地與二次大戰的日本作切割, 當然阿湯哥的螢幕魅力容易讓我們對導演偏執的盲目迷戀懷舊有多一份包容.



可能是導演太年輕還是太求好心切, 電影中有太多技巧元素的堆砌, 整部片子令我不停地想到 [與狼共舞] 與 [大地英豪] 這兩部影片. (大地英豪片名 The Last Of The Mohicans, 巧吧)





(此圖出處的 原始網頁: www.independentcritics.com/.../lastsamurai.htm)

印地安人, 日記本, 巧吧...

0 Comments:

張貼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