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9月 27, 2006

在水一方

又到了秋風驟起賞芒的時節, 不管在那邊看到迎風抖蕩的芒花, 總會讓我想起這首詩.

兼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溯洄從之,道阻且長;溯游從之,宛在水中央。
兼葭萋萋,白露未晞。所謂伊人,在水之湄。溯洄從之,道阻且躋;溯游從之,宛在水中坻。
兼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謂伊人,在水之涘。溯洄從之,道阻且右;溯游從之,宛在水中沚。

兼葭就像是芒草不過她是生長在水邊, 令我側目的是這首詩經內絕美的頂尖作品竟是出自金石樂聲為主的秦風中.

所謂伊人,在水一方...多麼含蓄的愛慕. 道阻且長;溯游從之...多麼豁達又不強求. 記得以前的教科書總喜歡把男女的情愛解釋成君臣之間的關係. 詩經如此; 楚辭更是如此.

如果說詩經跟楚辭是宗廟梵音, 把她們當教課書去唸, 那真的太可惜了, 美是可以單純獨斷的, 不須要依附道德, 宗教, 甚至政治. 莎士比亞說他的文章比帝王的墓碑還長存, 莎翁說對了, 美恐怕是人類亙古永存的唯一依戀.





照片是在淡水, 水筆仔步道拍的. 時間正好是太陽下山前, 少了攤販的淡水才美.

1 Comments:

At 12:04 上午, 5月 06, 2007, Blogger Adolph said...

嗯..以前的教科書的確如此

直到大學時修了一堂詩經
才知道原來內容都是在講情愛...
從情愛的角度來讀...詩經才顯得很美...

 

張貼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