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6月 16, 2006

躍川與殉花, 忘不了 湯英伸

台灣的死刑前些時候又為國際人道組織點名, 每次報章媒體在討論死刑存廢時, 我都會想到一個名子 --- 湯英伸.

這位曹族少年, 1987/5/15, 在眾人搶救失敗下於土城看守所內被槍決, 他失足的一生因此而停息.

如果你很年輕不清楚這段往事, 你可以在搜尋網頁中找找, 下面的連結文章很值得一讀. 聽見流浪的原住民朋友們

下列圖片位於:blog.ifeng.com/article/1706133-1.html



每次看到原住民總是有一些混雜的心情, 一來羨慕他們的樂天知命, 一來同情他們在城市中生存不易; 他們似乎很容易滿足, 永遠有著單純的笑容, 他們似乎也很不懂得珍惜生命, 被酒精麻醉的時數也太多了點.

中國有篇文章也寫的不錯.
1986 029 台灣社運的啟蒙

0 Comments:

張貼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