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6月 12, 2006

不忍人間變蒼白, 人間發刊詞 -- 因為我們相信, 我們希望, 我們愛

昨天去參加同事的婚禮, 宴席結束, 下樓到誠品書店隨意逛逛, 翻到一本雜誌訪問蔣勳, 訪談間述及陳映真. 看到這個名子, 人稍稍顫了一下.

雖然晚年親中的立場讓他裦貶各半, 但光就創辦人間雜誌來評論他, 有誰比他更愛台灣嗎 ? 希望臥病在床的陳先生能有奇蹟出現.

以前常去聽陳映真的講演, 也喜歡看他的人間雜誌, 曾在師大旁麗水街的路上與他不期而遇, 像是親臨大師似的與他小聊一下, 也表示人間停刊的惋惜, 他似乎仍有辦刊物的雄心壯志, 問我會不會照相…

人間雜誌絕對是 可以代表 80 年代台灣的良知, 雜誌討論的範圍舉凡, 關懷弱勢族群, 針砭教育的偏差, 記錄台灣社會的變遷, 直斥政治人物的無恥…或因曲高和寡, 或因雜誌內容刺痛權貴, 人間雜誌最終還是黯然走入歷史. (人間雜誌 : 1985 ~ 1989)



照片出自 : http://www.hkedcity.net/article/scholar/040320-004/

人間發刊詞 -- 因為我們相信, 我們希望, 我們愛 (文章出自 : http://www.ren-jian.com/(01)rjbc/01/01-01-01.html)

二十多年來。由於整個社會的勸勉工作,我們已經在台灣創造出一個中國歷史上前未曾有的、富裕、飽食的社會。這一個值得我們驕傲的成就,也使我們付出了一些代價。那就是因為社會高度的分工組織化,造成一個人和另一個人之間,一個生產部門與另一個生產部門之間、一個市場與另一個市場之間的陌生與隔閡。人與人之間失去了往日深切的、休戚相關的連帶感,和相互閒血肉相連的熱情與 關懷。

  此外,在一個大眾消費社會的時代裡,人,僅僅成為琳瑯滿目之商品的消費工具。於是生活失去了意義,生命喪失了目標。我們的文化生活越來越庸俗、膚淺;我們的精神文明一天比一天荒廢、枯索。

  「人間」是一種什麼樣的雜誌呢?

  如果用一句話來說明,「人間」是以圖片和文宇從事報導、發現、記錄、見證和評論的雜誌。透過我們的報告、發現、紀錄、見證和評論,讓我們的關心甦醒;讓我們的希望重新帶領我們的腳步;讓愛再度豐潤我們的生活。

  如果您還問:為什麼在這荒枯的時代,要辦「人間」這樣一種雜誌?

  我們的回答是,我們抵死不肯相信:

  有能力創造當前台灣這樣一個豐厚物質生活的中國人,他們的精神面貌一定要平庸、低俗。我們也抵死不肯相信:今天在台灣的中國人,心靈已經堆滿了永不飽足的物質慾望,甚至使我們的關心、希望和愛。再也沒有立足的餘地。不,我們不信!因此,我們盼望透過「人間」,使彼此陌生的人重新熱絡起來;使彼此冷陌的社會,重新互相關懷;使相互生疏的人,重新建立對彼此生活與情感的理解;使塵封的心,能夠重新去相信、希望、愛和感動,共同為了重新建造更適合人所居住的世界,為了再造一個新的、優美的、崇高的精神文明,和睦團結,熱情地生活。

  一年多來,在籌辦「人間」的過程中,我們得到許許多多台灣文化界、知識界難以忘懷的關心與幫助。

  黃春明先生提供了許多極有創意指導。尉天驄先生和郭楓先生也給予我們長期的協助與關心。蘇俊郎先生是最早為我們提供許多寶貴意見的攝影家。我們感謝關曉榮先生慨然將他的「八尺門」連作送來發表。我們謝謝阮義忠和張照堂二位先生,先後將他們的力作送來「人間」,使篇幅增光。吳嘉寶先生也長期給予我們許多指導,至可感銘。我們尤其謝謝王信小姐,因為她嚴肅、認真、辛勞地為我們挑選和編輯圖片,訓練我們年輕的工作同仁,使我們獲益至深。此外,還有我們無法在此一一指名誌謝的朋友,都給予我們熱情的幫助。我們深知,沒有這些令人難忘的支持與協助,「人間」就完全不可能成形和刊出。

  「人間」是屬於每一個關心人、關心生活、關心台灣──

我們可愛的家鄉的人們的雜誌。她的園地公開,沒有門派的限制。
我們歡迎一切關懷的、富有希望與愛心的報導攝影家和報導文學家聯手創作,寄來優秀的作品。
我們更需要全社會以訂閱和愛讀來支持「人間」,因為「人間」是您自己的理想,您自己的雜誌。
朋友們,支持「人間」!因為我們心中的關懷、希望和愛,正急切地需要一個再生和滋長的機會。

0 Comments:

張貼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