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5月 29, 2006

雨的回憶

在現實中, 下雨總是令通勤族感到不悅, 但不管那一種雨卻總能勾起藝術家創作的慾望.

年輕時很喜歡一首詞, 除了內容其它已全都記不得了, 全曲似乎是, (後註 : 馮延巳 長相思 )
紅滿枝,綠滿枝,
宿雨懨懨 睡起遲, 閒庭花影移,
憶歸期,數歸期,
夢見雖多 相見稀,相逢知幾時?

看到這闕詞, 很容易在腦中自然浮起這樣的畫面,

多雨的江南, 新婚妻子照例又為屋瓦上的雨聲所驚醒, 儘管天色仍未張開, 但帶著朝雨剛從紙窗鑽入屋內的新芽, 在即將燒盡的大紅對燭昏澄的熒火下,卻綠的令她心頭彷如被針刺了一下.
儘管睡意已全消, 但想起遠行夫君的歸期仍是未知, 就怎麼也提不起氣力下床, 孤單的妻子就這樣半睜著眼, 看著窗外投射過來的綠, 慢慢地在紅烘烘地屋裏漫開來. (continue)

(周庄的兩張照片, 過度觀光化的周庄其實就等同於庸俗化, 這似乎是大陸景點共同的危機)






雨的歌, 雨的旋律, 傘下的世界… 似乎下雨只能屬於懷抱情愫的愛侶.

0 Comments:

張貼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