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3月 16, 2008

Adios! Neo!



照片左邊是 2006 年陽明山路跑碰到的同事, 上星期四是他在小寶的最後一天, Neo 是國防役, 離職後他仍需回部隊補完相當的役期後才能重回職場, 因為他的情況特殊跟他小聊了一下, 我可以體會他對這種 ODM 工作的厭倦. 問他將來有何打算? Neo 說當完兵, [要先去摘一年的奇異果, 可能會留在當地唸書; 也可能到其他國家唸書] [我是不會再當 RD 了]. 看著 Neo 平靜的眼神一字一句地將他的夢想緩緩吐露, 我的心像是被一枚軟針在某個無明的角落扎了一下, 他後面講的句子, 像落了地四散, 我是怎麼也收不攏了.

年輕不就是該如此嗎? 對錯先擺一邊, 至少我自己試了.

台灣的上班環境, 只是病態的重覆一些沒學問的動作, 就算能賺再多的錢, 也無法掩飾內心空洞的事實, 離開小寶後, 我希望 Neo 能分到最基層的單位, 他可以跟所有人一樣睡大通鋪、吃大鍋飯, 他會發現跟台北只有幾小時車程外的平民竟然想法跟我們有這樣大的不同; 我希望他夜晚站衛兵時能在那靜到聽到自己心跳都會害怕的沉默中多想到別人. 我希望他會知道以前同學大家都躲著當兵或許是一種損失. Neo, 希望有一天會收到你從 New Zeeland 寄來的卡片. Good bye!

2 Comments:

At 8:59 下午, 7月 14, 2008, Blogger Adolph said...

真有 guts~~
我是咬牙也拼完這四年
當時可沒有暫時離開的勇氣.....

 
At 1:05 下午, 7月 15, 2008, Blogger Pablo said...

對ㄚ, 真是有個性, 該跟他聯絡了,

 

張貼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