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5月 05, 2006

思想的自我設限 --- 懷念戒嚴的悲哀 !

這是以前在車隊網頁 上 PO 的文字, 當然我是沒興趣再寫這類東西.
=======================================================
有人在高速公路上狂飆, 不代表高速公路的速度上限沒有放寬的必要; 以前吳東亮被綁架, 綁匪使用大哥大增加警方辦案困難, 郝柏村說要限制人民申辦手機, 現在有誰敢講這種話嗎?
要秩序? 簡單, 所有的學校改成監獄, 我們回到警察國家好了!

解嚴是一定要的, 以前的選舉是用一紙行政命令辦了幾十年, 台北市市長選舉也是這十年才辦,這種速度已經是羞恥的污點, 竟然還懷念戒嚴?

戒嚴 英文叫 martial law, 簡單說就是槍桿子出政權.
以前國民黨為戒嚴詭辯說, 我們戒嚴只執行了 5%, 人民生活未受影響...
國民黨說這是戒嚴時期的德政,
我說這是大錯特錯, 這是糖衣毒藥,
甚麼叫 5%? 重點來了, 那其他 95% 就變作集權政客自由心證的傲慢籌碼,
要辦不辦你變作集權統治者的人治選擇, 人民變得更不自由, 因為法制變得更模糊了,
因為你永遠不知道那 95 % 會不會被他們做過大解釋,
最好的例子就是歌曲或文字的創作被曲扭解釋, 有人因而入獄甚至被槍決,
於是人民自然而然的自我設限, 思想被無形的箝制, 這是歷史上的大倒退,

解嚴不是爽了那些政客, 因為解嚴不是政治的開放更是心靈的開放.

李安最近再次入圍獨立製片人獎,不要忘了台灣電影這 20 年來在國際上大放異彩與解嚴有不可分的關係,
二十年前新銳導演的一連串電影要探討的主題, 在戒嚴時期都是只能小手小腳輕輕踏出的改變, 光陰的故事, 海灘上的一天, 搭錯車, 童年往事, 老莫的第二個個春天...這些電影要討論的主題在戒嚴時期都是禁忌,
一堆電影創作總是國外得獎, 新聞局才跑出來說一刀不剪...這種爛龍套一演再演,
這些新瑞導演幫我們把政府的 95% 模糊地帶衝開後, 之後才有李安的 喜晏, 推手, 飲食男女 這種比較不沉重的電影.

解嚴前後賴聲川, 李國修的創作不也是回應這段歷史嗎?

解嚴的亂, 正常, 電影剛開放時不也是有陸小芬, 陸一蟬的社會寫實片?

自由的重, 自由的輕就像是駭客任務內, 你要做膠囊內作夢的 cell, 還是真實世界內不停戰鬥的先知,

你有你的選擇, 我們尊重!

[光陰的故事], 1982年, 台灣新電影從這裡開始.



出處的 原始網頁: www.dfun.com.tw/topic/topic_07.aspx?articale_...

0 Comments:

張貼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