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5月 02, 2006

后里篦廬寺

寺廟門前的老松



后里篦廬寺是間只收比丘尼的寺廟, 沒有一般廟宇的庸俗, 去了幾次, 從未失望過.



寺廟入口處



對后里的回憶 : (內子說, "當你開始回憶過往, 就代表你老了")

后里七星牧場是我心中一個深刻的印記,
以前唸書坐火車返鄉會經過, 它的起伏草地, 像英國丘陵般是我台灣僅見的,
雖然我不是后里人, 但每次看到這片綠, 我就知道家快到了,
她也是我在 86 旅當兵的靶場,
她是我們被霍守業半夜旅緊急集合, 去看槍決逃犯的地方.

后里火車站到篦廬寺的鄉間小路是我認為最安寧的鄉間小徑,
黃昏的斜陽裡, 可以看到三三兩兩穿著卡其制服或騎自行車或走在甘蔗田旁的學子,
我第一次到營區報到, 就是從極簡的后里車站忐忑不安走過,
蕭條的車站, 烈的讓人張不開眼的太陽, 坐在板凳上殺時間的老人,
這一幕像極了拖斯卡納書裡的相片,
想過將來退休時要常到附近騎自行車.

半路上的興安堡是中部十軍團的油庫,
1988 年除夕夜, 我半夜守油庫卻聽見一群小孩子的嘻笑聲從不合理的野地裡, 一波一波地襲來,
那是我此生離另一個世界最貼近的經驗,
1988 年 1 月 13 號, 興安堡唯一一次管制休假, 因為蔣經國過世,
1988 年 2 月 5 號, 成功嶺體能戰技抽籤, 我們連中籤,
倉促撤離興安堡, 在南下的火車上我又看到七星牧場的那片綠,
這時候我們每人身上抱著三隻槍, 這也是我唯一一次帶槍搭火車.

十多年過去了, 習慣開車的我早就不喜搭火車的吵雜,
每次回台北, 我總是喜歡多走一段台 13 線, 因為會經過后里,
我相信這麼多年后里一定變了不少,
中科三期如果確定在七星牧場落腳,
后里的印記就永遠只能是個夢了.

所以一定要再回去看看.

0 Comments:

張貼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